公告:欢迎光临本网站!

论美(弗兰西斯·培根)

美德犹如宝石,为朴素背景所衬托反愈显光彩华丽。同样,人虽衣装简朴,但行止端庄而有美德,仍令人不由得充满敬意。拥有美貌者并不等于拥有能与其容颜媲美的才干。因为上帝并不过分大度,往往赐此便不再予彼。许多人空有佳容,一无建树,恰因其顾全外在之美而忽略了其内在之美。当然,此话也不尽然,历史与传说中的奥古斯都、菲斯帕斯、腓利普王、爱德华四世、阿尔西巴底斯、伊斯梅尔等,既是美男,亦是俊杰。仔细研究一番可以发现,形容之美优于色彩之美,而嘉言雅行之美又胜乎形容之美。画家难以表现至胜之美,因这种美难以尽现直观。此为一种精妙奇异之美。古希腊画家阿波雷斯和德国画家丢勒曾有一滑稽观点,认为可按几何比例或选不同人身上的绝美之处,合绘成一张至美人像。其实,如此这般画出的美人,恐怕喜好者仅有画家自己,美无规程,常常可遇而不可求,非公式所能创造。就常见的许多脸型而言,它们的某一部分并不美雅,但观其整个面庞,却十分和谐动人。许多步入晚景的老人因其举止优雅、风度娴美而赢得人们的敬爱,恰如拉丁谚语所说:“晚秋之景为秋色之至美。”而有的人虽年轻美貌,却因缺乏优美的修养而被人不敬。美貌犹如盛夏之水果,易腐难存。世间曾有过许多娇容美艳者,因其青春放浪,晚景凄凉,而追悔莫及。此种情形无时不提醒我们,美貌须与美德善行完整结合,唯此,美才会华光四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