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欢迎光临本网站!

永在爱中成长(葛瑞)

有一次离家在外度周末,正准备上床时,有人敲我旅馆的房门。她静静地走进房间,凝视着我,一语不发就解开裙子的拉链,任其脱落地上。我张口结舌地愣在那里。“我要你。”她低语。我脑中一片空白,不知该说什么。我的身体开始雀跃欲动,内心却感到惊惶:毕竟,我是一个幸福的已婚者,挚爱着我的妻子……虽然我笃信一夫一妻制,一时之间却发现自己犹豫起来。我心里充满了各种合理化的辩辞,比方说,为什么做坏事的感觉会如此甜美?为什么我不能在家时做个亲爱的老公,同时在外头也拥有一点儿其他的乐趣?最后,经过一番争辩和情感上的挣扎,我终于请她离开了。我能够克制自己是因为我知道外遇会伤害我的妻子。虽然觉得自己做对了,我还是无法入睡。我的思绪继续翻搅了好几个小时。虽然抗拒了诱惑,内心却开始质疑:忠于一个伴侣是否真有必要?毕竟,一桩可爱的婚姻不该是一座牢狱,人应有随心所欲的自由,为什么我不能顺从身体的需要去做……在入睡之前,我终于做出结论,那就是如果我能向妻子保证我对她的爱永远不渝,那么,我偶尔有桩不为人知的外遇,也许就不会伤害她了。我合理化地想,既然外遇只是短暂的欢乐,那么也许不会有负面的情绪反弹,并决定回家后,告诉她这个新想法。这场值得纪念的对话是这样开始的。我说:“我没有和这个女人做任何事,是因为我永远不想背叛你,但是,我也很想在你的允许之下享有外遇。这并不表示我不爱你,只是为了好玩而已,而且我保证行事会非常谨慎。”话还没说完,妻子已潸然泪下。虽然在那样伤心的情况之下,她却以异常坚定而清晰的口气回答我。我始终记得她所说的话,因为这些话令我深受感动。她说:“约翰,我永远不会告诉你什么事你可以做。你不需要我像母亲一般告诉你该如何做,我也不想这么做。我所能告诉你的是,我一直非常努力打开心门,对你坦诚以待,正是因为我完全信赖你。我希望能在爱中成长,并且永远信任你。”泪流满面的她,继续说道:“如果我认为你在外面可能发生外遇,那么我很可能会开始封闭自己。我会总是拿自己和别人比较,让自己不逊色,我可能永远会觉得自己不够好。”停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,她接着说:“我不知道你这么做是对还是错。我只知道在这种处境之下的我,要维持一份开放的心是太难了。”刹那间,我的心智变得清明如镜。种种合理化的说辞消失无踪,我的内心深处对妻子充满了更深刻、更专注的爱意。她用这样郑重而明确的态度向我表达她的感受,令我深为感激。她的言辞中没有批评、责备或评断,我不觉得需要为自己辩护,因而能够倾听她的需求,思考她说的话,然后不受束缚地作回应。那一刻,我了解到她爱我,并且衷心希望我快乐。我也了解到不论外遇在道德上是对是错,她都需要忠实的一夫一妻制,作为在爱中成长的必要条件。她需要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,才能用开放、接纳、敏锐的方式爱我;而这种“独一无二”,则必须以夫妻双方的忠实为保障。